左手资本,右手公益,水滴保险的“生意经”爆料

江湖老刘 2020-09-07 16:14
分享到:
导读

在流量消耗之后未来能否突出重围,仍有待观察。

8月20日,水滴公司创始人兼CEO沈鹏对外宣布,公司已完成2.3亿美元D轮系列融资,由瑞士再保险集团和腾讯联合领投,IDG资本、点亮全球基金等老股东跟投。

这也就意味着水滴公司的IPO筹备进程又推进了一大步。早前就有消息称水滴公司正在筹备上市事宜,外界对其估值高达40亿美元。不过,水滴公司对外回应称:公司没有明确的IPO计划,但会保持探索资本市场各种可能性。

据了解,水滴公司从0到手握上亿流量,靠着“水滴众筹+水滴互助+水滴保险”的模式在互联网保险行业中杀出一条血路对于本质是类保险公司的水滴公司而言,但其左手资本,右手公益的玩法,在流量消耗之后未来能否突出重围,仍有待观察。

资本野心凸显,意在保险牌照

“水滴众筹+水滴互助+水滴保险”的模式使得水滴公司成为年化保费事物类保险公司。但是水滴公司并不是一家保险公司,尽管旗下有水滴保险,但水滴保险只是一家互联网保险优选平台。换言之,水滴公司是一家保险经纪平台,并没有保险牌照。

在水滴公司宣布获得融资之后不久,8月24日,据星球保LAB报道,水滴公司将准备入股安心财险。安心财险是四大互联网保险公司之一,尽管如此,面对不太乐观的市场环境安心财险也是不大乐观,水滴公司的加入也是给了安心财险“一根救命稻草”,双方各取所需。

安心财险可以获得水滴公司带来的上亿流量,在互联网市场中抢占流量先机,这不失为一个好办法。而对于保险经纪平台公司的税收低公司而言,尽管自己拥有流量,但是自己没有牌照,大头是别人的,自己始终是个“打工仔”。如果有了保险牌照,水滴公司则可以“翻身做主人”,不仅可以开发产品,获得多项利润,可以拿“提成”,一举多得。

在江湖老刘看来,水滴公司的商业闭环模式给它带来了巨大的流量,在后互联网时代,依旧是“流量为王”的商业规则,在资本市场中它是占有优势的。但它只是一个保险经纪平台,没有保险牌照,就注定要被“束缚手脚”,无法赢得更多的市场份额,也无法获得更多的利润。要挣脱牌照这个“枷锁”,水滴公司必然要加快步伐解决难题。

公益信任危机,游走监管边缘

众所周知,水滴公司旗下的水滴筹是社交筹款平台,是目前国内免费大病筹款平台,用户筹款0手续费。早在2019年11月30日,梨视频发布的《高薪+绩效考核,审核漏洞多》的视频,记者卧底水滴筹地推志愿者(互联网筹款平台“水滴筹”在超过40个城市的医院派驻地推人员,他们常自称“志愿者”,逐个病房引导患者发起筹款。),医院扫楼式引导病患及家属发起水滴筹,对募捐金额随意填写,模板化撰写求助故事,并表示没有什么监督。

对于地推志愿者而言,每单最高提成150元,月入过万,末位淘汰……就这样牵连了利益,也不得不让水滴筹失去了部分用户的信任。继扫楼事件发生后,水滴公司宣布暂停线下服务团队服务。年初疫情爆发,医院的隔离措施都非常严格,线下筹款服务依然无法展开。但是在复工之后,水滴筹线下工作人员和轻松筹工作人员却频繁爆发冲突。从口角到肢体冲突,甚至斗殴引起警方介入。

两筹之间工作人员“肉搏”让人诧异,不得不深究其背后的原因。大病筹款平台已经陷入增量难寻的困境,诈捐事件、行业乱象背后,使得不少公众对网络筹款的信任和热情不断消磨,整个大病筹款行业陷入衰退。对于已经拥有大基数量用户的水滴筹而言,再大力经营筹款业务,会越来越得不偿失。

在江湖老刘看来,水滴筹要面临“社会信任”问题,不少流言蜚语流出。一次次诈捐事件是不少用户对其失去信心,其被指沦为不良人的敛财工具。水滴公司若想持续赢得公众信任,必须要以用户为中心,寻回创业初心,用实际的行动挽回公众信任。水滴公司未来需“乘风破浪”,要在重塑口碑同时要做强自身的保险业务,在下沉市场扎根才能在市场竞争中突出重围。水滴左手资本,右手公益,水滴保险的“生意经”又还能走多久?


水滴筹 公益 资本
分享到:

1.崛江网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
2.崛江网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崛江网",不尊重原创的行为崛江网或将追究责任;
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崛江网编辑修改或补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