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原上的夏洛克》:土味乡村的诗意浪漫,荒诞讽刺的黑色幽默文章

镜像娱乐 2019-12-02 02:02
分享到:
导读

荒诞讽刺的黑色幽默 专栏号作者 镜像娱乐 / 砍柴网 / 2019-12-02 01,乡土、人情、生存 土味乡村诗意也浪漫 影片拍摄于河北农村,两位朋友占义、树河前来帮忙。

作者:马婕 / 编辑:张风屹

来源 / 镜像娱乐

夏洛克,全名夏洛克·福尔摩斯,是英国侦探小说家阿瑟·柯南·道尔塑造的一个才华横溢的虚构侦探。他擅长通过观察与演绎推理和法学知识来解决疑难问题,找到真相。

而当“夏洛克”与“平原”两个千差万别的词结合到一起,奇妙的碰撞感油然而生,一出注定荒诞的喜剧由此产生。

11月29日,《平原上的夏洛克》全国首映。该片由新人导演徐磊执导,饶晓志监制,在今年举办的第13届FIRST青年电影展上获得“最佳电影文本”荣誉。

影片围绕两位侦探展开。农村老汉化身侦探“夏洛克”,上演硬核探案戏码。悬疑剧情喜剧化的处理充满笑料,基于事实改编的故事颇具荒诞色彩,黑色幽默式的人物行为投射了导演对现实状态的观察与思考。

“土酷”探案

多种元素糅合

一头牛被起重机高高吊起,在空中悬停长达几秒。

这个充满喜剧感却又不明所以的镜头拉开了影片帷幕。直到几分钟后,观众才明白——原来主人公要卖牛。

超英打算用卖牛的钱翻盖新房,两位朋友占义、树河前来帮忙,没想到树河因意外车祸入院,司机肇事逃逸。超英和占义为讨回公道,化身“平原侦探”,开始了追凶之旅。

在悬疑主线上,剧本构造扎实缜密。两位乡村侦探按着线索顺藤摸瓜,全程引导观众寻找肇事逃逸的司机。层层递进,抽丝剥茧的快感让主人公过足了侦探瘾,也让观众进入情境,一探究竟。

同时农民变侦探,错位的身份和反差感使得影片在悬疑之外不自觉地透露出喜剧意味。

作为侦探,他们的破案技巧和方式难以置信又令人捧腹大笑。从小黑板上的简单推理到动用几层人际关系查看监控,甚至运用迷信手段来寻觅肇事者所处位置。溜进学校被门卫追赶的窘迫,偷偷观察嫌疑车辆被车主发觉后的局促与假装轻松的攀谈,假扮外卖员被保安揭穿后的尴尬……

“土酷”侦探种种不专业的行为化解了专业探案过程中的紧迫与刺激感,却也增加了悬疑之外的看点。略显生硬和笨拙的破案方式反倒让观众为人物命运和情节的下一步走向产生担忧,强化了影片的戏剧性效果。

小人物企图突破自身限制,实现侦探的华丽转身。土味中包含幽默,上演了一段令人啼笑皆非的荒诞追凶之旅。

镜头中多次出现超英和占义两人骑着电动三轮车,在公路上前进的场景。道路颠簸,他们也左摇右晃,唯独神情坚定。每一次重新出发,他们都严肃得好像自己是真的侦探,即将抓捕凶手,凯旋而归。一本正经的探案态度与毫不匹配的落后的探案手段相结合,成了本片中最大的笑点。

二人进城寻找线索。占义随地吐痰被执法员盯上,无奈之下只得当做头油抹在头发上。镜头一转,超英双眼直愣愣盯着占义的大背头。

这种戛然而止,无声胜有声的处理方式恰到好处。不刻意抖包袱制造笑料,点到为止,让观众自行体会镜头背后的余味,同时适当的留白也为影片起到节奏调节作用。

乡土、人情、生存

土味乡村诗意也浪漫

影片拍摄于河北农村,整部影片采用河北方言,演员也全部都是素人本色出演,因此呈现了原汁原味的农村生活。

长年累月被太阳晒到黝黑的皮肤,脸和脖子清晰的肤色差,被汗渍沾满的衣服,突突响的电动三轮车,还有成群的羊队,绿油油的瓜田和大片生机洋溢的向日葵。在粗粝还原的同时,也呈现了富有生机诗意浪漫的一面。

自媒体时代,碎片化的影像构建和话语表达体系让乡村“圈地自土”,“土味”成了乡村的代名词。

打开快手等短视频平台,关于农村形象的勾勒也几乎离不开“土”——土味吃播、集体尬舞、猎奇语言和土味文案等等非主流的表达方式一度甚嚣尘上。“华农兄弟”、“Giao哥”、“面粉哥”等走红的短视频达人也无一不是凭借着对乡村生活挖掘到极致的土味放大。

而《平原上的夏洛克》从当下农村生活的情感样式、人际关系和生存逻辑等多角度展示农村全貌,复原了一个全面的鲜活的充满生机的农村形态。

被撞农民树河梦见炎炎夏日浮在水里的西瓜被冲走,一着急在医院苏醒,恢复意识;卖马救朋友的时候,超英宁肯倒贴钱也不卖给驴肉馆的“杀茬”;超英挨了打,作为老友的占义不说话,只是轻轻掸去他身上的土……这些人物的行为逻辑都极大地契合了扎根农村的生活模板——人和庄稼牲畜的感情,人与人之间无条件的信任与关怀。

在前几日举办的影片“以小见大——以小人物见大时代”主题对谈活动中,马未都这样评价电影:“电影中展现的这个小小的乡村江湖,是中国最传统的江湖思维,这里面体现的人情世故非常深刻。

作为朋友,超英占义追回肇事司机的一大原因是“为树河讨回公道”;超英主动承担所有医疗费用,因为朋友是为了给自己帮忙。乡村质朴的伦理道德此时成为他心里唯一的标杆,传统道义和责任观在这里得到了最好的遵循和践行。

费孝通在1948年出版的《乡土中国》中将中国社会的基层定义为乡土性的,“乡土性”带有三方面特点,第一就是“乡下人离不了泥土”。

影片也呈现了这种“乡土性”依然深深扎根乡村的现实。超英选择用卖牛的钱翻盖新房,是为了完成妻子拥有“四明四暗”的房子的遗愿;树河从医院醒来之后,最牵挂的是自家地浇了没有。

这些影像或者直白简单,或者含蓄克制,都塑造了一个质朴中夹杂些许浪漫色彩的乡村场景,重新建构了一种“新乡土”存在的价值。

荒诞魔幻 解构现实

重庆路演时,导演徐磊直言,剧本的创作灵感来自生活中的真实经历,有一些荒诞的元素。

徐磊出身河北农村,在从事多种职业之后选择了拍电影。《平原上的夏洛克》是他的银幕首秀,也是他对乡村生活的影像记录和表达姿态。 

现实中主人公面临抉择——报警,凶手很难抓到并且巨额医疗费只能自行解决;不报警,医保可以报销部分费用,但只能自认倒霉,让凶手逍遥法外。

两难的选择也让影片主人公头疼,最终他们决定自己追凶。影片荒诞、讽刺、魔幻的表象下包裹着中国的一处现实缩影,也透露出导演对现实的观察与思考。

权力对小人物的挤压,层级之间难以调和的矛盾,《平原上的夏洛克》为我们展示了真实的城乡生态,真实的背后是对现实的讽刺和黑色幽默式的解构。

范老板出轨事实成为他人把柄,超英拒绝拿“封口费”却被殴打。“你拿了钱我才踏实”,以范老板为代表的商人阶层处事逻辑在超英这里失去作用。乡村古老的处事原则与城里人的精明和利己构成了明显对比,讽刺意味也不言而喻。

超英和占义借着熟人关系落脚一家洗浴中心,享受了和城里人同样的待遇。而当洗浴城老板发现这一切的时候,他们被打回原形,回归农村生活。短暂的幻觉般的“享受”将城市与乡村之间宏大的鸿沟消无声息地铺展开。

同时影片在密实的情节走向中安插细节注脚——超英拆房后住在废弃的学校教室,反映出乡村凋敝的空巢现象;树河离乡失联的女儿,帮忙拆房的老人,直指青年流失的乡村现实。

“我更关注的是破案过程中的社会面貌和人际关系。生活中很多事情都是没有答案的,关注人们对于困难的态度,我觉得比给出一个完整的结局更重要。”重庆路演结束后,徐磊说道。

超英把一缸金鱼倒进房顶的遮雨布,任由它们游动,浪漫又荒诞;树河出院后,哥仨儿坐着电动三轮车行驶在回家的路上,背景音乐响起,轻松俏皮,一切不快仿佛烟消云散;超英头戴斗笠,月下策马,穿过暗夜无人的街道,像极了坚守道义、善良勇敢的江湖侠客;三人走在绿油油的田野上,瓜熟蒂落,阳光照着树缝儿洒下来,充满希望。

故事最后,凶手是谁我们不得而知。但就像片尾曲朴树唱的那样,那些坏天气,终于都会过去。

苦与乐,得与失,荒诞与真实都会在生活中一闪而过,不留痕迹。

本文首发微信号:镜像娱乐(ID:jingxiangyule)

原创文章,转载请标注来源和作者,违者必究!

1.崛江网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
2.崛江网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崛江网",不尊重原创的行为崛江网或将追究责任;
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崛江网编辑修改或补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