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歌和梅奥联手10年!科技巨头如何成为医疗数字化转型的推进器?文章

动脉网 2019-10-18 02:03
分享到:
导读

   Google Cloud将成为Mayo Clinic进行数字化转型的基石,此次十年合作主要涉及Google Cloud和Google Health两个部门,  本次Google和Mayo Clinic的合作。

近期,Google和Mayo Clinic宣布了一项为期10年的战略合作,Google将帮助Mayo Clinic制定数字战略、云和人工智能工具的路线图,还将与医院、研究中心合作,为严重和复杂的疾病创建机器学习模型,成为其数字化转型的“基石”。Mayo Clinic将把患者数据存储到Google Cloud中,并使用先进的云计算、数据分析、机器学习和人工智能来促进疾病的诊断和治疗。

科技巨头与医疗权威企业强强联手,让业界充满期待。Google有哪些实力成为Mayo Clinic数字化转型的“基石”?双方合作可能从哪些方面入手?国内科技公司如何参考?动脉网将进行一一解析。

谷歌和梅奥建立10年合作

Google Cloud在博客上发布了双方10年合作的信息。

这项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将结合Google的云和AI功能以及Mayo世界领先的临床专业知识,通过大规模的变革来改善人们的健康状况,最终共同努力解决人类最严重和最复杂的医学挑战。  

Google Cloud将成为Mayo Clinic进行数字化转型的基石,为其规划出基于云和AI的解决方案的路线图,并将帮助Mayo Clinic开发新的数字战略以促进疾病的诊断和治疗。  

配图1:梅奥诊所.jpg

Mayo Clinic,来源:Mayo Clinic官网

除了在Google Cloud建立数据平台外,Mayo Clinic的医学专家还将与谷歌合作,为严重和复杂的疾病创建机器学习模型,希望最终与全球的医护人员共享这些模型和其他联合解决方案,以改善医疗保健水平。此外,Mayo Clinic还期待将来与Google Health探索更多的合作点。

Mayo Clinic是美国最大的非营利性医疗健康和学术系统,每年为来自美国50个州和全球近140个国家的100万人提供医疗服务,以高水平的医疗质量闻名全球。

2019-2020全美最佳医院排行榜上,Mayo Clinic(明尼苏达州罗彻斯特总院)蝉联综合榜第一。专科排行榜上,Mayo Clinic(明尼苏达州罗彻斯特总院)5个专科排第一,6个专科排名第二。Mayo Clinic不仅在各级医疗机构开展临床实践,即医院、诊所的诊疗业务,还进行医学研究和教育,拥有实验室和医学院。Mayo有多牛,已无需过多笔墨描述。 

在此之前,Mayo Clinic就已经在探索向全球的医护人员共享其成果。比如在中国,Mayo Clinic与高瓴资本合资成立了惠每医疗集团,旗下的人工智能系统拥有深度学习、自然语言处理等AI前沿技术,融合了Mayo Clinic知识体系和最新指南文献的知识内核,可为医疗管理与临床决策提供全面、智能、高效的支持。 

不过,Mayo Clinic已有150多年历史,沉淀下来的庞大知识体系已经成为需要持续发掘的宝藏,如何最大化发挥其知识体系的作用,使得更多医护人员和患者受益?选择一家实力强劲的科技公司来开发尤为重要。“在选择技术合作伙伴时,Mayo Clinic寻找的是一个拥有工程人才、专注力和云技术的组织来和我们合作,实现在全球范围内提供数字医疗创新的共同愿景。”之所以选择Google,Mayo Clinic首席信息官Christopher Ross给出了这样的理由。

再来看Google。

作为科技巨头,Google早已在医疗健康的多个细分领域布局了。母公司Alphabet旗下就有Verily 、Calico等子公司涉足医疗,Verily 通过可穿戴设备收集数据用于医疗保健,Calico专注于研究抵御衰老以及与年龄有关的疾病。Alphabet旗下的风投机构Google Ventures则加快在医疗保健公司的投资速度。

聚焦到Google公司身上,在2018年组建了新部门Google Health,整合内部分散的医疗健康项目,还将顶级人工智能企业DeepMind的健康业务纳入其中。

此外,Google Cloud采取了以行业为中心的销售方法,其中就有多项针对医疗保健和生命科学的解决方案。

从Google和Mayo Clinic公开的信息来看,此次十年合作主要涉及Google Cloud和Google Health两个部门。

谷歌云:需要重磅项目加码 

Google 的云业务由来已久,但过去很长一段时间均为个人业务。

2015年,Google Cloud正式进军企业云计算服务领域。此时,Amazon已经在云计算市场有所建树。为了更好地争夺市场,Google Cloud重金挖来云计算公司VMware的联合创始人Diane Greene担任CEO。彼时,Google Cloud产品覆盖至计算、存储和数据库、网络、大数据、物联网、机器学习、身份验证与安全、管理工具、开发者工具等九大方面。Diane Greene在任的三年时间里,拉来一批知名大客户,但Google Cloud仍存在增长乏力的问题。

配图2.png 

近3年来包含了Google Cloud业务的“其他收入”情况。来源:Alphabet 2018年年报 

AI能力是Google Cloud的特色。外界认为,论AI技术,Google 肯定实力强,但问题在于客户最看重的并非是这一点,安全、稳定、性价比才是客户最需要的。

2018年,Google Cloud经历了频繁的高管变动,首席运营官Diane Bryant离职,人工智能机与机器学习的高管李飞飞、李佳离职,就连CEO Diane Greene也在2018年年底离职。 

综合多项调查数据来看,目前全球云计算市场份额中,Google Cloud远低于竞争对手AWS和Microsoft Azure,Google急于要在这一领域分得更多蛋糕。

经历了一番波折后,Google Cloud今后的打法是怎样的?2019年,前甲骨文高管Thomas Kurian进入Google Cloud 担任CEO,推出了以下策略:

三大功能为企业提供数字化转型

配图3.png

Thomas Kurian在Google Cloud Next'19大会上发表演讲,来源:Google Cloud 博客

今年4月,Google Cloud年度盛会Next'19召开时,Thomas Kurian在主题演讲中阐述了Google Cloud为数字化转型提供的三项重要功能:

第一,高规模、高度安全和可靠的基础架构,包括世界上许多地区的尖端计算、存储和网络。

第二,数字化转型平台可大规模管理数据,开发和现代化应用程序,理解和分析数据,与人协作并以有意义的方式利用新的AI功能。

第三,一系列行业特定的解决方案,为医疗保健、零售,媒体和娱乐以及其他行业提供新的数字功能。

近年来,数字化浪潮席卷各行各业。医院寻求为患者提供新的护理方式,零售商需要优化其线上线下的购物体验,金融服务组织正在构建新的交易平台等等。Google Cloud 认为,要通过两种方式加速企业的数字化转型,即:降低成本和提高效率。

推出开放平台,兼容竞争对手

Google Cloud Next'19大会上,Thomas Kurian 还宣布了重磅消息:推出开放平台Anthos。Anthos是一个托管平台,可在第三方云上运行,包括最大的竞争对手亚马逊 AWS 和微软 Azure,运行其托管容器服务的客户可以用来管理多个云或混合云部署。与对手的云服务兼容,显示出谷歌想方设法使其产品与竞争对手合作,以满足客户需求的努力。 

Google Cloud希望Anthos 能帮助那些厌恶修改旧应用程序的潜在客户,他们可以将这些应用程序迁移到谷歌云中,而无需频繁修改代码。同时,客户无需经过复杂的处理,就能让代码在其他云服务上运行。 

Anthos看起来像是一把双刃剑,虽然这样做有可能会帮助Google Cloud 迅速提高份额,但与此同时,这种开放策略也可能变相为对手增加客户。平台的推出,足见Google Cloud 为了抢占市场份额,已经开始放手一搏。

以行业为中心定制解决方案 

为了改变以往对客户需求了解不够深入的情况,Google Cloud开始采取以行业为中心的销售方法,将其专业知识定制为针对垂直行业的解决方案。Google Cloud官网显示,可提供教育、能源、金融服务、游戏、政府、医疗保健、生命科学、媒体和娱乐、零售等九大行业的解决方案。

Thomas Kurian还在Google Cloud  Next'19上公布了关键行业的新客户,在医疗保健领域就有美国癌症协会、医疗信息技术公司BrightInsight、医药批发商Mckesson和糖尿病远程医疗公司Virta Health。 

今年9月,Google Cloud收获了Mayo Clinic这个合作伙伴,无疑又增加了“朋友圈”的重量级。尽管双方目前未公开交易的财务条款,我们无法从公开资料看到合作给谷歌云带来的直接收益,但可以肯定的是,一旦合作顺利,必然是可以形成示范效应的,为Google Cloud的创收带来积极影响。

 

谷歌健康:AI增强技术实力 

为了整合内部的健康业务,2018年11月,Google组建Google Health。新部门组建后,Geisinger健康系统公司前CEO David Feinberg进入谷歌,担任Google Health的负责人。

吸收顶级人工智能企业技术实力 

Google Health的业务整合很快开始开展,同样在2018年11月,Google母公司Alphabet旗下DeepMind公司的Streams团队合并到Google Health。DeepMind是全球顶级人工智能技术研究公司,Streams是其开发的帮助医生更快识别和诊断患者病情的移动APP。

今年9月,DeepMind的健康业务DeepMind Health整体并入了Google Health。此前,DeepMind Health与Moorfields眼科医院、伦敦大学学院医院、美国退伍军人事务部等开展合作,其AI技术已经在眼科疾病检测、提升癌症治疗方案设计效率、预测病人病情恶化等方面取得了重大进展。DeepMind Health加入Google Health以后,能够利用应用开发、数据安全、云存储和以用户为中心的设计等专业知识来构建支持护理团队的产品并改善患者预后。

这里不得不为DeepMind划个重点。DeepMind成立于2010年,总部位于英国伦敦,拥有700多名员工,研究方向是开发通用自我学习算法,2014年被Google以4亿英镑的价格收购,2015年Google组织架构调整后,成为Alphabet旗下的子公司。

DeepMind拥有顶尖的AI研究团队,从牛津大学和剑桥大学招揽了大量人才。DeepMind发表的论文在研究领域里备受推崇,而且涉及深度增强学习、贝叶斯神经网络、机器人学、迁移学习等,领域非常广泛。

DeepMind Health业务并入Google Health,为后者在AI产品研发上增添了强劲实力。

“Google已经是一家健康公司”

今年6月,David Feinberg执掌Google Health半年多以后,在Google 博客发布了一篇访谈,David Feinberg聊了自己的感受与计划。

“我认为Google已经是一家健康公司。”David Feinberg称,纵观Google的产品,已经开始关注人们健康的各个方面。搜索帮助人们回答日常健康问题,地图帮助人们到最近的医院,其他工具和产品正在解决与健康相关的问题,例如读写能力、安全驾驶和空气污染。“我很高兴能够利用Google的优势,用它的优秀人才、神奇产品为健康做更多的事。”

David Feinberg认为,过去几年,医疗健康领域的格局发生了巨大变化,也带来了新的机遇和挑战。作为应对,Google和Alphabet投入了大量精力来增强自身优势,并将用户、患者和护理提供者放在首位,但接下来还有很多事情要做。

AI在Google当前大量的健康业务中占据重要地位。对于AI研究的下一步,David Feinberg表示,人工智能毫无疑问将推动下一波能够改善医疗保健诸多方面的工具,Google Health将继续与研究人员和医学界分享成果,收集反馈意见,并确保能切实能为病人、医生和护理人员增加价值。

从David Feinberg的言谈中可以看出,AI将在Google以及Google Health的业务中发挥重要作用。不过,自Google Health组建以来,Alphabet暂未在业绩报告中单独列出健康业务的表现,我们暂时无从判断这个业务板块的经营情况。一方面,有可能是Google Health直接产生的营收较少,大部分营收仍体现在其他业务中;另一方面,也可能是Google Health的整合还未彻底完成,交叉的健康业务还未完全剥离出来。但基于这一调整,我们期待在不久的将来,能在Alphabet的业绩报告中看到健康板块的身影。

国内科技企业的四个参考点

在国内,以BAT为代表的科技企业也在医疗领域做了深入布局,且为医疗相关机构或企业提供数字化转型服务。由于国内外的医疗体制不同,各家企业的战略布局也有差异,很难就某一项业务进行直接的复制。不过,如果从此次战略合作出发,结合Google的医疗布局,我们认为,有几个共性的点值得国内科技企业关注和思考。 

1、业务整合与组织架构的优化

跨界布局医疗健康的巨头不在少数,一家公司可能涉足医疗健康多个细分领域,且开展这些业务的时间也不可能统一,长期下来,就可能形成业务交叉或重复的情况。只有对组织架构进行合理优化,才能更好地推进既定战略。

早在2008年,谷歌就推出了在线健康信息平台Google Health,但在运行4年后就关闭了,主要是由于产品影响力不足、使用人数过少,难以为继。2015年,谷歌对企业架构重组、成立母公司Alphabet后,不仅Alphabet旗下有Verily、Calico、DeepMind等公司涉足医疗健康,Google的搜索部门、云业务部门、AI研究部门Google Brain、Nest家庭自动化部门和Google Fit可穿戴设备部门也有涉及医疗健康的业务。

谷歌的做法是,组建新的Google Health部门。据媒体预测,Google很可能借助Google Health在五大方向上发力,包括:促进家庭健康、通过运输解决医疗保健问题、利用大数据来对抗疾病、发明下一代可穿戴设备和跟踪器、成为AI的世界领导者。这五大方向渗透了医疗、居家、交通等多个场景,串联起此前分散的医疗健康业务。

业务分散势必面临各自为战的境况,缺乏统一、清晰的战略目标,也可能造成统筹部署以及部门间的协调效率低下。若要在某一领域重点突破,将这些分散的业务进行有机组合至关重要。

2、强有力的医学专业管理者

医疗健康是一个专业程度极高的行业,科技企业在涉足时,那些在临床一线经过历练,并对临床需求有着深刻理解的专家不可或缺。 

Google当然不缺一流的软件工程师和医学专家,但可能缺乏一位临床医生出身,而且具备管理大型医疗集团经验的领导人。谷歌的做法是,挖来Geisinger健康系统公司前首席执行官David Feinberg担任负责人。

David Feinberg在医院管理、医疗保健、患者保障领域颇有建树。他曾在Geisinger推出ProvenExperience计划,即病人若对医疗服务不满意,可选择退款,这在当时的医疗界颇有影响力。据媒体报道,这项不可思议的计划推出后,不但没有为Geisinger带来消极影响,反而节省了大笔的宣传费用、顾问费用,患者退款逐年减少。

David Feinberg曾连续两年荣获Modern Healthcare颁发的最具影响力的医疗保健人员、最具影响力的医师高管和领导者奖项。自2012年以来,他还被列为贝克尔医院评论名单上的“医生领导者”。

今年9月,Alphabet又聘请了前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局长(FDA)Robert Califf担任健康战略和政策负责人,并将于11月18日开始开展工作。自2017年以来,Califf一直在Alphabet旗下Verily担任顾问。

Robert Califf是著名的心脏病专家,除了在FDA任职的几年时间,Robert Califf均就职于杜克大学,创建了杜克大学健康数据科学中心Duke Forge,还是全球最大的学术研究机构杜克临床研究所的创始董事。

以上两位重要人物,均有着深厚的医学知识背景。同时,David Feinberg又擅长医院管理,Robert Califf又有着学术研究、政策研究资历,还有政府监管部门的工作经历,二人给Google带来的经验和资源是专业化、多元化的。优秀的管理者当然有更大概率带领一个团队走得更远,但管理者是否能与企业充分融入,关系着战略执行是否顺畅。两位大人物在Google Health能否有一番作为,我们也拭目以待。

3、AI产品的商业化:需求至上

各行各业都认为AI领域潜藏着存在着巨大的财富,AI企业如雨后春笋般出现,投入大量资金去挖掘这些机会。如今,无论是科技巨头,还是众多专注AI的企业,均有大量产品已进入落地阶段。但是,技术成功不代表商业模式的成熟。AI的商业化是个普遍存在的难题,在有着专业知识壁垒的医疗领域,更为突出。AI产品盈利能力受限,尤其是AI+影像产品难以寻找付费方,主要在于产品对医生来说并不是刚需,有了是锦上添花,没有也不耽误正常工作。

以DeepMind为例,尽管这家公司在技术上已经处于行业领先地位,但在商业化方面,仍处于尴尬境地。公开资料显示,DeepMind在2016年亏损1.235亿英镑,2017年亏损3.02亿英镑,2018年亏损4.7亿英镑。前文提到,今年DeepMind Health已经并入Google Health,这一动作,也被视为DeepMind Health实现商业化的机会。 

本次Google和Mayo Clinic的合作,AI是重点。为了工程师可以与研究人员、医生和数据科学家紧密合作,Google将在罗切斯特Mayo Clinic附近专门开设新办事处。目前,谷歌在北美已有26个办事处,专门为Mayo Clinic开设办事处,足以见其对合作的重视。近距离的紧密接触和交流,AI产品的开发有望与医疗场景更贴合,更尊重一线医护人员的需求,击中医疗痛点,进而在商业化方面取得重要突破。我们期待未来能从Google公开信息或业绩报告中看到这样的数据。

4、避免同质化竞争

Mayo Clinic的肺病医生Steve Peters在宣告合作关系的视频中说,Mayo Clinic希望使用技术更好地管理患者的手术后,以及在医生预约后使用家中的可穿戴设备,并且与Google合作改进这些技术工具。“与病人和医师的直接接触,以及外科手术和程序操作,仍然是必不可少的。但我们越来越多地希望寻找工具,使我们能够在需要随访但不需要病人亲自来的情况下,管理患有慢性疾病和复杂疾病的病人,避免他们长途跋涉回到罗切斯特。”Steve Peters说。 

此外,Mayo Clinic还将使用Google技术开发具有AI功能的数字诊断技术的虚拟护理,并增强其进行医学研究的能力。

也就是说,双方在AI技术的应用合作上,至少可能涉及慢病管理、诊后随访、虚拟护理等场景。此外,谷歌DeepMind的AI产品还涉及眼病筛查、疾病预测等领域。Google产品的多样化,能为合作伙伴带来全方位、系统化的解决方案。 

而国内医疗AI大多扎堆在影像这个细分领域。医学影像固然有着巨大潜力,但除了上述提到的细分领域之外,还可将医疗AI用于药物研发、健康管理等方面。科技公司在影像领域进行了技术积累之后,可以考虑布局差异化的产品线,避免同质化竞争。

Google 医疗 AI 健康 Cloud
分享到:

1.崛江网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
2.崛江网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崛江网",不尊重原创的行为崛江网或将追究责任;
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崛江网编辑修改或补充。